冬綠

兀兀穷年

Locky君:

末班车!!!!

羡羡生日快乐!!!!!
从今以后每年都有人陪你过生日啦!!!!

【ABO】《第十二夜》01

Fengmg:

现代paro,模特叽x总裁羡,年下,反向(伪)包养;年差六岁,天雷慎入


原著属于秀秀,ooc和雷属于我,撞梗提醒


高亮避雷:有生子






==






【正文】






01.




憋到中午休息的时候,罗青羊终于忍不住蹭到了温情身边。随口聊了几句,她伸手往头上指了指,小声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


温情顿时满脸“你可别提了”的表情,戳着盘子里的沙拉,嘶道:“还能有什么,又跟男朋友吵架了呗。”


  


罗青羊心有戚戚:“可是这次看起来好严重啊,吓死个人了……”她想了想,弱弱地说,“说起来他俩今年都吵了小十次了吧……”


  


常年(被迫)无偿提供情感树洞服务的温情已经有点麻木了:“谁叫他非要跟小鲜肉处对象的,弟弟这种东西最叵测了。”


  


其实罗青羊真心觉得自己的顶头上司才是叵测的那一个还差不多,然而人在屋檐下,拿着人家开的工资,不好意思说boss的坏话,只好点了点头,八卦完了又有点担心:“M&D那个秀就在后天呢,不会影响什么吧?”


  


“不会,你看魏无羡什么时候为感情耽误过工作?又不是第一次吵。”温情叉起一个圣女果吃了,“哎,闹着闹着就好了,好了没多久又闹,看着他俩我就烦够了,果然还是单身好。”


  


真的假的……罗青羊有种不祥的预感,直觉总感觉这回的事恐怕没那么容易,但又无从反驳,只好暂且把一颗惴惴的心压回肚子里。大概是工作和减肥沙拉压榨了太多幸福感,内分泌有点失调,旁边温情还在噼里啪啦吐槽:“我看他对上班最真爱,不如跟工作谈恋爱去好了,不离不弃还有钱赚,省得三天两头为家里Alpha头大,骂不得打不得就知道找老娘倒黑泥减压。”


  


罗青羊汗颜:“不,蓝先生不像会跟恋人吵架的人吧……那个,其实我一直想问了,按他们俩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,总觉得很……”神奇。


  


温情赞同地叹了口气:“这个问题我已经想了好几年了。”


  


话音刚落,两人背后突然幽幽地冒出了一句:“想了好几年什么?”


  


罗青羊悚然一惊,差点把盘子打碎了,猛地回过头去,果然看到自己亲爱的boss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出现在了后面,并且和早上看到时一样满脸疲惫,面色苍白眼底发青,额前几缕头发说不上来的凌乱,憔悴得不行,明明没有熬夜加班,整个人却透着一股过劳死的气息。


  


魏无羡一手插着腰,眼神都没怎么对焦。温情近距离看到他的样子,也惊了——这人早年服装设计师起家,日常最注意穿搭,大多数时候都捯饬得不是明骚就是暗骚来着,woc今天怎么把自己折腾得像个理工科直A格子男?!


  


温情和罗青羊不易察觉地飞快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都深深意识到了问题非同小可。


  


天老爷,终于要分手了吗难道!


  


魏无羡似乎完全没注意她们暗流汹涌的视线交流,他眼下连声音都透着一股子肾/虚的疲软:“温情,你这会儿有空吗?”


  


这就是没空也得说有啊,温情给罗青羊使了个眼色,后者识相地溜出了办公室,把位置留给了他们俩。


  


温情道:“你……什么情况?”


  


她刚提起桌上的咖啡壶要给他倒,就被魏无羡伸手制止了。后者渴望的视线直勾勾地盯着那里面褐色的液体看了一会儿,突然开了一个非常寻常的头:“我跟蓝湛吵架了。”


  


温情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想法,所以呢?


  


然而这一次,普通的开头后面跟着神展开的结尾。只见魏无羡顿了顿,紧接着,他用一种仿佛和“我昨天吃了面条”无甚区别、平平无奇的口吻道:


  


“我怀孕了。”


  


“啪”一声,温情的咖啡勺直直砸进了杯子里。


  




02.




五分钟后,两人火速移动到了楼下的茶餐厅。




这时候再来指责各种有关科学避/孕的问题也没意义了,一坐下,温情就单刀直入地问:“你怎么想的?不想要?”




魏无羡一时没说话,温情就当他默认了,叹了口气道:“那蓝忘机呢?”




“他昨天,”魏无羡终于开了口,嗓子微微有点沙哑,他蹙着眉,习惯性地摸了两下,估计是想拿烟又想到现在情况特殊,手伸到一半又硬生生放了回去,“差点就跟M&D那边说不去了。说要留下来,跟我谈结婚的事。”




温情有一种不祥的预感:“你不会告诉我,你直接拒了吧。”




魏无羡顿了顿,神色古怪而烦躁:“不知道……蓝湛这回走开闭,我肯定不能让他胡来啊,就要他快点走别在家里拖了,小心耽误航班。还有,结婚的话不要随便提,实在不行,先分开一段时间,冷静下来想想都可以。至于这个小孩……唉,只好要他别太有心理负担。结果——”




温情由衷有种给他跪下的冲动:“结果……什么?”




“蓝湛什么都没说。”魏无羡抹了抹脸,很不好受的样子,声音微微低落:“他捏碎了一个杯子,伤口都没处理就直接走了,今天也没联系上。”




杯子……捏碎了……




温情下意识瞥了眼桌上的玻璃杯,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手掌一阵感同身受的剧痛,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。




我的个亲娘诶,小狼狗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摊上你这么个渣O啊……就算是身为多年的好基(闺)友(蜜),此时此刻温情也无论如何无法说服自己魏无羡不渣了,尼玛蓝忘机气得肺都要吐出来了吧!!




“那你,”长这么大,温情一向很少词穷,但她这回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,思来想去,只好委婉地把已经说了好多年的话又说了一遍,“不是我说你魏无羡,你要是对人实在没那奔着结婚去的意思,你就跟他直接断干净了算了。别说蓝忘机现在正事业上升期,就算他不是公众人物,你也不能把人家就这么吊一辈子吧,那个……”




没有撞上魏无羡并被他拐去搞工作室以前,温情其实是学医的,而且学得还非常好。所以此时此刻,在一片已经乱七八糟的思绪里,她果断地拎出了自己读书时的理论来支撑这番劝告:“研究表明,有大概74.5%的Alpha都希望能在25岁之前组建稳定的家庭呢。”




魏无羡紧握着一个杯子,温情注意到他的手心在冒冷汗。他看着杯子里轻轻晃荡的柠檬片,先是完全不像他自己性格地沉默了很久很久,然后,又说了一遍:“我不知道。”




他不停地吸着气,神情有些痛苦又有些忍耐,仿佛嗓子里梗着什么不吐不快、但是一说就会糟糕的话。然而最终,某种压抑不住的情绪还是战胜了理智,魏无羡低声道:“我离不开他。”




这一回,换成温情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


作为魏无羡身边最亲近的朋友之一,她其实并不像自己跟别人所说的那样,也对魏无羡与蓝忘机交往的前因后果一无所知。恰恰相反,他们是怎么开始的、中间发生的一切,很多事情,这些年来,她都十分清楚。




说起来其实并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,因为,实际上,魏无羡和蓝忘机应该……并不能算是大家认为的恋人。这几年他们俩之间是彻底一团乱麻,温情完全看不透了,但是,过去,在七八年以前,她还清楚地记得,那时候——




那时候,还没有成年的、青涩而落魄的少年蓝忘机,是魏无羡养着的小孩。




那种意义上的“养”。






【未完待续】


①这篇会有很多奇形怪状的雷点;然后羡hhhh从某些角度看是真的有点渣,是一个坏哥哥(。


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是很想看ABO,所以干脆加塞进自己的脑洞里了……仔细想想我写过的所有年下似乎都坑了,所以这个到底能不能写完呢OvO


③感谢大家❤搞完这一次我现在只想躺平……

忘羡only进口粮搬运处:

“蓝湛,不给糖就捣蛋!”

“魏婴,生日快乐。”(🌶🎂)

“(づ ̄3 ̄)づ╭❤~”




太太的推特地址https://twitter.com/gnadlek   授权

忘羡only进口粮搬运处:

江湖快报:含光君在他道侣夷陵老祖生日当天送了他两筐山鸡🐓🐓!




太太的推特地址https://twitter.com/mizurihaa  授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