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綠

兀兀穷年

【忘羡】长清(上)

云寒丹霄:

假如羡羡没有失丹。
一个暴力输出T多次偶遇犀利暴力DPS之后选择绑定刷本的故事。


 


夜幕深沉不见星子,唯有一弯残月悬于半空,山林内枝繁叶茂,树影之下鲜有光亮,正有一群非人之物结队穿行其间,怒吼咆哮之声不绝。


被一群走尸凶兽紧追不舍的那人一身黑衣,步履轻快,含笑负手而行,眼里半点慌乱也无。


待邪祟在身后聚集,他腾空而起,足尖在树梢一点,纤长的身影向前纵跃,在空中灵活地半转过身,右手自腰间抹过,掌心飞出一道红芒,直接将追击而来的头一只走尸钉在了地上,剑气由剑锋上向四面张开,将走尸穿成了筛子,数十道丝缕似的红光反向一绞,灰白的躯壳便被榨成齑粉。


黑衣人微微一笑,轻飘飘落在另一棵树上,手指勾了勾,那红芒迅速聚拢,重新没入灵剑之中,随后回转,却是一柄光华似火的灵剑。可惜如此上品的灵剑,却有个为世人笑谈的名字——随便,剑主正是云梦江氏的名士,魏无羡。


魏无羡向着虚空处抬脚一踏,赤色剑光恰好追来,稳稳当当载着他向前又飞出一段。


先前那一剑让成群的邪祟停顿了一瞬,魏无羡既不停留也不趁机离去,只在空中一拍腰间乾坤袋,唤出一支黑旗,旗面轻轻一晃,阴气呼啸而来,下方的走尸凶兽像是受了吸引,发出亢奋的嘶吼。


这面黑旗被轻轻抛出,邪祟随之而动,向着旗帜下落处聚集。魏无羡翻手打出一道符纸,咬破指尖在背面一笔画下。最后一笔勾尽,符纸尾端倏然燃起一簇火苗,须臾之间烧成灰烬。


符灰下落之前被宽大的袖摆一拢一收,随后被魏无羡托在面前,自五指间一口气吹散出去,正飘向聚在一块的那群邪祟。


符灰一落,群魔慑伏。


落在邪祟群中的黑色令旗仍在聚集阴气,魏无羡的靴尖将将沾地,便又有别处的邪祟被吸引过来。


渐渐逼近的一头凶尸抬手便劈开了数棵参天巨树,吼声煞是惊人。魏无羡心知不可硬抗,垂下剑锋瞬息退开数丈,跃到黑旗之后的那棵树上。


这头凶尸疾奔而来,却在接近黑旗之前猛然止步。魏无羡刚取出符纸,惊觉冰寒之气四起,便见一道剑光横斩而过,那凶尸直接被拦腰截断。


那剑剑身澄澈透明,通体寒气萦绕,斩过邪祟也是纤尘不染,正是名动天下的灵剑避尘,只要见到此剑,邪祟宵小皆要狼狈远遁。


魏无羡将随便扛上肩头,翘脚坐在树杈上,垂眸望向缓步走来的白衣修士,笑吟吟道:“忘机兄真有雅兴,都这么晚了,还出来夜猎。”


“魏婴?”避尘自动归鞘,发出铿然一声轻响。


“是我。”魏无羡跳到黑旗边上,骤然出手向来者抛出三张剧烈燃烧着的符纸。


蓝忘机神色淡然,任那些符纸朝自己逼近,直到它们在耳际化作符灰,镇压了身后悄然随行而来的走尸,也不曾做出半点防备的动作。他只是目光深沉地瞥了一眼魏无羡身边的黑旗,问道:“这是何物?”


“召阴旗,我做的。”魏无羡上前一步横在召阴旗之前,似笑非笑地对蓝忘机道:“含光君,这就是个不入流的手段,你历来看不上这种邪魔歪道,不然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吧。”


蓝忘机虚握住剑柄,面无表情道:“后面。”


魏无羡眉头一挑,当即俯首躬身。夹霜带雪的剑气从他背后上方一寸处扫过,正将他身后凶兽的两只利爪齐整地斩断。


魏无羡直起身,一个谢字尚未出口,蓝忘机便递过一块素白的手巾。魏无羡会意地接过来抹了把脸,看着上面的些许汗水灰土,简单地将巾子叠了两道,顺手塞进怀里,“手帕下次还你。蓝湛,你一路也杀了不少?”


“嗯,杀完了。”蓝忘机手腕一转又收了剑,见他收了手巾,眸子闪了闪,颔首道:“走吧。”


 


蓝忘机第二日还要去邻近的另一处夜猎,解决了这里的祸事便要去寻客栈落脚。而魏无羡只留下一句:“我赶着回去,就不住这附近了,先走一步。”便御剑离去了。


蓝忘机静静驻足原地,待彻底看不见他的身影了,才收敛诸般杂念,动身前去住宿。


不料临到亥时推开窗,竟看到窗外的树顶上半卧着一个黑衣人,正是声称要赶回去的魏无羡。


两道目光直直对上,魏无羡首先反应过来,一翻身从树干上溜下去,只想着跑的越远越好,一时间竟然连御剑都不记得。


这一点蓝忘机却记得很清楚,踏着避尘追上来,一抬手就揪住了他的后领,把人拖上了灵剑,冷声道:“跑什么。”


被逮住之后魏无羡反倒冷静了,随口道:“没跑什么,我想这间房说不定住的是个姑娘,怕吓到人家。”


蓝忘机又问:“为何待在树上?”


魏无羡挪开视线,哈哈笑道:“我就是喜欢半夜出来鬼混,看到这里有棵树,我就想爬一爬。”


“……”蓝忘机没什么反应,眼底恰似一泓深潭,对他这等搪塞之语大抵是不信的。


魏无羡却被勾起了回忆,又像是要加强说服力似的道:“我小时候就这样,尤其喜欢爬树,在莲花坞第一次爬的时候,还摔断了一条腿,今天这棵还没那棵树高。”


蓝忘机看了一眼他的腿,忽然问道:“你住何处?”


魏无羡道:“我住另一间客栈。”


蓝忘机沉默片刻,拆穿道:“此地仅此一间。”


魏无羡无奈地解释:“好吧,其实我出门没带钱,忘机兄,借我一点怎么样?”


蓝忘机不答,直接拖着人回了客栈。魏无羡见大堂里没多少客人,心里还为蓝忘机的名声庆幸了一把。


大堂里的老板娘虽然惊讶,但也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人,当即热情地迎上来:“客官这是碰着朋友了?”


蓝忘机略一点头,淡淡道:“再来一间客房。”


老板娘却摇头道:“小店也没有多余的空房了,我看二位既然相熟,不如暂时同住一间?床铺虽然不大,躺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

魏无羡尴尬道:“咳,这样的话……”


蓝忘机给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:“好。”他也不等魏无羡有所反应,直接把人拖回了房。


 


如老板娘所言,这客栈的床铺大小足够,然而魏无羡心知蓝忘机此人历来不喜与人接触,更不必说要跟他挤一张床。于是主动将房里的另一套被褥取来,打算临时作为自己的床铺。


蓝忘机站在旁边看他忙活,问了一句:“做什么?”


魏无羡拍拍被褥,解释道:“我就这样睡地上。”


“不行。”蓝忘机否决得极其干脆,话出了口又兀自蹙眉,顿了顿又道:“位置足够。”


魏无羡也不推辞,心头还莫名有点兴奋,毕竟这小古板素来都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,如今肯通融他一道挤在榻上,实在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


蓝忘机和衣而卧,睡姿极为端正,一躺平了就闭眼,半句话也不多说。


然而魏无羡不是什么亥时就睡得着的人,刚躺下时还安分,不一会儿就侧过身撑着脸盯着蓝忘机看,闲不住了就探出手去撩他的抹额,一边还唤他:“蓝湛。”


“何事。”


“没什么,就叫叫你,你睡前都不说点什么的吗?”


“说什么。”


“什么都行,就是聊天而已。”


“亥时了。”


魏无羡屈指撩了两下蓝忘机长长的眼睫,笑道:“我知道亥时了,咱们聊点别的,别这么无趣嘛。比如这几年有没有哪家看得上眼的女修什么的?”


“没有。”蓝忘机仍合着眼,面上神色似乎冷硬了一些,淡淡道:“别说话了。魏远道。”


魏无羡没反应过来,迷茫道:“啊?……你叫我什么?”


蓝忘机沉默片刻,道:“别闹了。”


魏无羡得寸进尺地在他下巴上挠了两下,厚着脸皮道:“你留我下来同住,就该料会变成这样。”


“……”蓝忘机忽然睁眼,浅淡的眸子里清晰地映出了魏无羡嘴角放肆的弧度。


“你……唔!唔唔!”魏无羡笑吟吟的开口,却忽然大惊失色,捂着嘴在床上打了个滚——他没想到自少年游学云深不知处以后,还会有体验到姑苏蓝氏禁言术的一天。


蓝忘机扬手灭了烛火,在黑暗中轻声说道:“邻村亦有邪祟传闻,明日还需早起。你也尽早休息。”


魏无羡忙在他胸口划拉着写到:我也要去,你先解开,我们商量一下。


蓝忘机却道:“我知道。你别闹了。”之后不论魏无羡如何撒泼推搡,哪怕作势要扯抹额扒衣服,他都不给一点反应。直到后半夜魏无羡迷迷糊糊睡过去了,才觉得嘴唇一松,又能活动如常。


等次日魏无羡终于睡醒了,外面已是天光大亮,一睁眼就听见一阵轻微的响动,转头看到蓝忘机端坐窗边,一副收拾妥当整装待发的模样。


“蓝湛,你怎么不叫我?”魏无羡揉了揉眼睛,跳下床三两下披了外衣踩上靴子,把随便挎在了腰间,“不是要赶去夜猎的吗?”


蓝忘机把桌上的油纸袋子朝他推了推,垂眼道:“此事已有眉目,不必操之过急。”


世人皆知含光君做事妥当,魏无羡更是对小古板信赖有加,他说不急就不必急,当下就安心慢慢休整。


 


到了地方询问村民,得知有个异乡人途经此地,夜半出行意外身亡,看上去像是被野兽袭击。起初一段时间还并无异常,自某次雷雨以后,每到午夜,坟地便有异响,这几日动静还越来越大了。


唯一的知情者恐怕就是那个死了的异乡人,被好心的村民埋在了村外一处土丘上。


得了有用的消息,魏无羡赠了些实用的小物件给村民,又一一对人道了谢,将众人安抚一番后便告了别。负着手慢悠悠踱步回了蓝忘机身侧,推测道:“听起来像是一般的尸变,但是还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。”


两人目光一对上,蓝忘机便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
“我们才杀完一群走尸凶兽,这里就又死了人……”魏无羡绕着蓝忘机转了两圈,一抬手搭住他的肩,“死的还像被野兽袭击。”


蓝忘机微微颔首,道:“可往一查。”


“不急,这种事情问一问就知道了。”魏无羡看到了道旁的几间店铺,自信地笑了起来:“还要做点准备。”


顺着魏无羡的目光看过去,路边都是一些香烛铺子棺材铺子,蓝忘机眉尖一抽,问道:“什么准备。”


魏无羡不语,挑了些香烛黄纸,搜刮出最后几块碎银付了账,拿着东西又转进一间酒楼,高声道:“来一坛酒。”然后在身上摸索半天也没能再找出一枚铜钱。


“五坛。”蓝忘机越过魏无羡,不仅直接加了量,还直接付了账。


方才对着魏无羡手里一叠纸钱脸色古怪的店小二顿时眉开眼笑,麻利地给两人取了五坛酒来。


魏无羡被酒坛子塞了满怀,无措道:“蓝湛,不用买这么多。”


“无妨。”蓝忘机把另外三个酒坛放到了桌上,拖出凳子示意魏无羡坐下慢慢喝。


其实魏无羡本意并非是要饮酒作乐,不过含光君配酒,这可是难得的奇遇,不知道老古板看到这情景会作何感想,反正他是笑得极为开怀。

评论

热度(494)

  1. 高考模拟仿真卷云寒丹霄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