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綠

兀兀穷年

【忘羡】长清(中)

云寒丹霄:

假如羡羡没有失丹。


一个暴力输出T多次偶遇犀利暴力DPS之后选择绑定刷本的故事。


 


在酒楼稍作修整之后,两人一齐御剑到了那个异乡人的坟头。


魏无羡摸出三炷香点燃,规规矩矩插在墓碑之前,朝着坟头拜了两拜,将事先买好的酒洒了一坛在地上,低声道:“对不住,为了查清楚邪祟的来头,叨扰阁下了。”随后取了随便,冲蓝忘机招呼道:“来来来,含光君,看我给你把他挖出来!”


蓝忘机也朝墓碑躬身一礼,托起剑鞘走近一步,拔出避尘挥了几下,四道蓝光一掠,剑气在墓地的泥土上切割出一个矩形的图案。


这利落的举动吓得魏无羡手一松,出鞘到一半的随便落回了剑鞘里,他悚然道:“……蓝湛?”


“何事。”蓝忘机并指一抹剑芒,看上去还打算继续。


魏无羡愈发觉得不敢置信:“你……用避尘挖坟?”


蓝忘机颔首道:“欲知全貌,不可避免。”


“说的好。”魏无羡无端有种带坏仙门楷模的愉悦感,挥动随便在那个矩形里划出了一个更小的矩形,然后像是教人做什么正经大事一般郑重道:“蓝湛,你看好了,取棺木一般是划这么大,有的棺木是多人合葬,划我这个大小既避免毁坏棺椁,又恰好挖起来不费力,既方便开棺处理邪祟,也方便重新落葬。”


蓝忘机望着魏无羡得意洋洋的模样,低低应了一声:“嗯,很好。”


棺木一开,其中的尸骨还没有腐烂多少,上面带了点怨气,显然有一些尸变的迹象。致死的痕迹还残存在这个异乡人身上,那些抓痕看着像是野兽留下的。不过从伤口处腐烂的情况判断,罪魁祸首应当是走尸一类的东西。


魏无羡还要凑近细看,蓝忘机猛然扣住他肩头,将人向身后一拨。与此同时,棺木之内的尸身突然弹跳而起,嘶吼着抬臂抓挠过来。蓝忘机左手一掌拍出,右手挽剑平削,将那尖利的指甲齐齐削断。


魏无羡在蓝忘机背后摸出符纸,探手穿过他身侧,贴在了尸骸的胸口。看这尸变的异乡人登时止住了动作,魏无羡立刻询问:“蓝湛,没伤到哪里吧?”


蓝忘机看了一眼左手手指上细微的创口,平静道:“无事。”


“这个应该没有尸毒,怨气不是很重。”魏无羡从袍角扯了一段干净的布条,用手使劲搓了搓,然后将蓝忘机的手指细心裹了起来,打了个简易的结,满意道:“好了。”


蓝忘机下意识碰了碰那个结,推断道:“是先前那群走尸。”


魏无羡赞同道:“没错,两个村子靠得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,半夜跑出去乱逛,的确容易被那边的走尸撞上。”


附近的走尸凶兽都已经被清理,将这尸变的尸首处理好之后,余下的事情便是安抚那些村民。这次夜猎结束之后,魏无羡就急匆匆地走了,大抵是吸取了先前的教训,蓝忘机没再在哪棵树上看到他。


 


没过几日,两人又在另一处碰了头。这次还是走尸为祸,不过似乎是背后有人操控,没有听说伤亡,却有村中孩童被人掳走。


魏无羡追踪怨气一路探查,摸到了某个断崖上的山洞附近。


一身白衣的青年侧身提剑,正隐蔽在山洞不远处的巨岩之后,淡色的眸子专注地观察着守在洞口的凶尸。


魏无羡从随便上跳下来,轻轻落在他身侧,主动打了个招呼:“蓝湛,好巧。”


蓝忘机转头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,眼里似有忧色闪过,一瞬间又收敛了情绪,良久才应道:“嗯。”


“这样看我做什么?”魏无羡摸了摸鼻子又挠了挠脸颊,明显会错了意,解释道:“我也是受人之托刚找到这里,没想碍你的事……被掳走的孩子应该就在里面。”


蓝忘机唇角动了动,还是没有多言,偏过头道:“没什么。”


魏无羡托起一个怪异的罗盘,罗盘上指针迅速晃了晃,指定了山洞的方向。见蓝忘机投过目光,他便指着洞口晃来晃去的那头凶尸提醒道:“这个只是看门的,看起来凶狠,实际上也就是个喽啰,里头的才是祸首。先杀外头的,但是最好不要惊动里头的那个。”


蓝忘机道:“小心行事。”他嗓音低沉,这四个字在人耳边响起,直教人从耳廓一路酥痒到心底。


“我知道。”魏无羡蹭过来,下意识抬起胳膊揽住蓝忘机的肩头,“我有个主意。”


蓝忘机缓缓将目光从肩头移到魏无羡脸上,低声道:“什么。”


魏无羡自信道:“将凶尸引过来就行了。”


蓝忘机便问:“如何引?”


“看好了。”魏无羡冲着蓝忘机一眨左眼,弯腰拾起脚边一块石头,扬手拋接两次之后,手腕轻抖,石子飞速弹出,正中那凶尸脑壳。


凶尸木然地转头,无神的双眼向二人藏身处望来。


“……”蓝忘机握住剑柄,避尘幽幽流转着清冽的光芒。


“你看,它过来了。”魏无羡说完,从蓝忘机身边跳开,自脚边又拾起几粒石子,一边后退一边朝着那凶尸脚边抛。凶尸灵智不高,被他的举动吸引过来,一步一步离开了原先巡逻的地方。


离那个洞口较远之后,魏无羡吹了声口哨,抽出随便一剑削在凶尸脚下。凶尸受到挑衅,立刻紧追过去,魏无羡冲蓝忘机使了个眼色,引着凶尸往更远处去了。


到了一处空旷开阔的地段,魏无羡向左落脚,却在凶尸侧身的瞬间向右移去,待到凶尸一拳落空,他已绕至其背后,反手持剑刺穿其咽喉。


声门一毁,就不必担心凶尸的震天吼声惊动洞中怨气更重的那个邪祟,让蓝忘机有机会先手救出人质。然而魏无羡继续与凶尸缠斗了不过半柱香的时间,就见蓝忘机踏着一道冰蓝的剑光疾速赶来。


魏无羡右手执剑左手掐诀,引出两道火柱隔开凶尸一段距离,语气浮夸地称赞道:“不愧是含光君!这么快就赶上来了!”


二人目光只交汇了一瞬,随便与避尘同时迸出神光。赤红的剑光交错纵横,瞬间封住了凶尸的所有退路,随后冰蓝的剑气横贯其中,两把灵剑同时发出一阵锐啸,其间的凶尸瞬间爆裂开来,化成一粒粒灰败的粉尘。


魏无羡离这凶尸较近,被爆裂的气劲冲得跌坐在了地上。他满不在乎地拍拍两臂的灰土,展颜笑问:“孩子送回去了?”


“是。洞里只有一处聚集阴气的法阵。”蓝忘机落在他身侧,收回避尘,犹豫片刻,朝他伸出手。


“那看来兴风作浪的人是早就跑了,这件事还得继续追踪。”魏无羡握住蓝忘机的手,却没有急着借力站起来,而是好奇地盯着他这只手,尤其是手指上那个绳结,“这么多天了,你的手还没好?”


蓝忘机手指一颤,镇定道:“不是。”


魏无羡盘腿坐着,身子前倾了一点,捧住那只手道:“既然好了,干嘛还系着?快让我看看,要是中了尸毒就糟了……”


“……”解开那段布条,手指白皙光洁,创口已经愈合,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。


魏无羡本来想追问几句,抬眼一看蓝忘机羞红了耳根,忍不住在愈合的创口处轻轻摩挲了一下,哈哈笑道:“没什么问题就好,我们走吧。”


“嗯。”蓝忘机应了,把魏无羡从地上拉起来之后,没像以前那样镇定从容地等魏无羡先行领路,不知何故率先迈步走在前头。


魏无羡看了看自己被蓝忘机拉过的手,又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的背影摸了摸下巴,嘴角微微上扬。


这一带住着的都不是富户,附近也没有大世家坐镇,遇到走尸邪祟骚扰也只能求助于好心的过路修士。幸好得了蓝忘机和魏无羡出手相助,一众乡民纷纷凑出钱款来做报酬。


蓝忘机态度坚决,看上去又冷肃,只一句“不必。”就让人不敢近身,于是众人就围住了看上去和气许多的魏无羡。


且不说世家楷模蓝忘机还在旁边看着,魏无羡自己也不是打着有偿夜猎的念头,便笑着提议道:“给钱就算了,不如请我们吃顿饭吧。”


乡民们于是打算杀鸡宰羊地宴请两人,只想随意混顿饭吃的魏无羡连忙伸长手臂拉住蓝忘机衣角,指着他道:“含光君家里规矩多,不能沾太多荤腥。”


“不必了。”蓝忘机反手扣住他手腕,将他从人群中拽了出来,侧头看着他道:“你要吃饭,我请你。”


魏无羡推测蓝忘机是看此地贫瘠,不肯让乡人破费,他对蓝忘机这品性一贯极为欣赏,便配合着应道:“啊……也对,我们还要去别处夜猎,时间紧迫,就不久留了。”


虽然魏无羡只当是推脱之语,蓝忘机却依言请了他一顿饭,席间菜色几乎是一律的火红,然而魏无羡意外觉察蓝忘机极少动筷子,便主动为他夹了几次菜,换来他一声沙哑的感谢。


饭后两人到了酒楼之外,魏无羡发现了路边一家颇受欢迎的珠宝铺子,两眼一亮,扯了扯蓝忘机的袖摆,“蓝湛,借我点钱行不行?”


“嗯。”蓝忘机毫不迟疑地取出了钱袋。


看他这架势,魏无羡反而局促了,这种隐约的纵容关照他不是完全没有感觉,这时候忽然生出一点不好意思的情绪,于是也没有伸手去接,只赧然道:“你不问我要钱做什么?”


蓝忘机道:“做什么?”


魏无羡指了指人来人往的那间铺子,“那边有个卖珠宝发饰的店子,我想挑个好看的送人。”


蓝忘机抿了抿唇,提着钱袋的手紧了紧,终究没有收回的意思,只重复了一遍:“送人?”


魏无羡没觉出异样,点头道:“对啊,送女孩子的东西,除了胭脂水粉,发饰也不错的。”


听到是要送女孩子,大抵是想起了魏无羡的种种劣迹,蓝忘机漠然道:“……你要给谁。”


“还能给谁?给我师姐。她要成婚,我就算去不了,也该送点什么给她。”魏无羡像是听出了点什么意思,挑眉笑道:“含光君若是也有喜欢的,尽可以跟我说一声。”


“无聊。”蓝忘机轻斥一声,面色缓和了下来,大方地给了他几锭银两。


魏无羡讶异道:“蓝湛,不用这么多,买个发饰而已。”说完就要把多余的银两塞回给他。


蓝忘机垂着手没有去接,温声道:“挑最好的。”


魏无羡心头一暖,只觉这些银两实在分量非凡,郑重道:“蓝湛……谢谢。”买下最合心意的礼物之后,细致地用锦盒装了贴身放好。他心中余下的感激也不再是仅凭道谢就能够表达的了。


蓝忘机在分别的那几日里,也听说了魏无羡为维护温氏妇孺离开江氏的传言,见他似乎买完东西就要告别离去,犹豫片刻,终于叫住他:“魏婴,你无处可去?”


“是又如何?”魏无羡显然不想谈及此事,但是也不愿对蓝忘机有什么不好的语气,半带调笑意味地反问道:“难道你还能给我提供住处?”


蓝忘机却眉头也不皱一下地应了:“可以。”


魏无羡满心愕然。


蓝忘机紧接着又道:“跟我回云深不知处。”


“不去。”魏无羡拒绝的毫不犹豫:“我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。”


“我并非……”蓝忘机逼近一步,抬起手时见魏无羡警惕后退,又立即止住动作,默然不语。


防备也是下意识的举动,心里清楚对方没有敌意,魏无羡也有些尴尬,忙道:“打住打住!就算你肯请我住下,也得看老古板的意思吧。”


蓝忘机淡声道:“我自去向叔父解释。”


魏无羡沉默了,片刻后还是坚决道:“我很感激你有这份义气,但是云深不知处,我是不会跟你去的,那里规矩太多,我不是个守规矩的人。”


蓝忘机眼底似有些许黯然。


这模样看起来不免让人心生不忍,魏无羡撇过头去,无奈道:“后会有期。”


“魏婴。”蓝忘机又叫住了他。


魏无羡一只脚已经踏上了随便,却还是在蓝忘机叫他的时候停了下来,“含光君还有什么事?”


蓝忘机取出自己的钱袋抛给他:“拿着。”


换个人刚有争执就受人好处怕是要觉得尴尬,但这对魏无羡来说的确是雪中送炭,他毫无芥蒂地接下了,收紧五指将钱袋牢牢攥进手心,感激道:“都给我吗?谢谢。”


“不必。”蓝忘机移开视线,望着别处,像是转身准备离开。


魏无羡也转了身御剑而起,但临走前他似有所感,踏在剑上回过头来,冲来不及再次避开目光的蓝忘机挥了挥手。

评论

热度(5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