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綠

兀兀穷年

【忘羡】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吃的瓜为何如此酸爽

森罗:

※原著向日常一发完


※忘羡only


※小朋友组出没


※有毒,ooc!




请大家吃块甜瓜…(殴


neta某人标题,又名吃瓜日常(。


本篇字数:4030




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吃的瓜为何如此酸爽







蓝景仪朝左一瞅: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


金凌冷哼一声:“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?”




蓝景仪朝右一瞟:“你为什么也在这里?”




魏无羡勾唇一笑:“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?”




蓝景仪往前一看,卖瓜的大叔一拍板车:“买不买?!”




被瓜贩子的气势震了一震,蓝景仪忙点点头:“买买买!”




一个转头的功夫,魏无羡已经自作主张绕着一板车青青绿绿的西瓜转悠起来,负手踱步,嘴里冒着褒贬不明的啧啧声,看上去十分欠打。




蓝景仪本想随便挑个瓜抱回去,不想魏无羡注意到他意图后,立即按住他的肩:“不急,这挑西瓜也是有学问的。到时候你挑个又涩又软的回去,岂不是会被大伙儿满山头追杀?”




蓝景仪:“……我们关系很好的,不会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。”




魏无羡置若罔闻,转头朝着金凌吆喝:“金凌,你吃不吃?”




金凌抱着臂别过脸,不屑一顾:“我自己挑!”




完全无视了金凌的话,魏无羡麻溜地拢着两个少年的脖子推到自己面前,语气宛如什么绝世高人:“看好,我现在就把我吃瓜多年练就的挑瓜绝学传授给你们,保证你们吃到的都是好瓜!”




两个少年正无言以对,魏无羡严肃地伸手往板车上一指:“首先,这堆瓜里,有几个瓜的瓜蒂是直的,这种瓜先排除出考虑范围。瓜蒂弯弯曲曲的瓜,吃起来更甜。”




他义正辞严,说得煞有介事,金凌也不由得信了他的鬼话,下意识问:“然后呢?”




魏无羡便振振有词接着道:“然后,要选长得好看的瓜——你看最顶上这个瓜,瓜皮纹路太杂,跟长了皱纹一样,这种瓜往往不好吃。这边这个瓜不错,纹路整齐,挺漂亮。”




蓝景仪:“我只是想吃个瓜……”




魏无羡已经自顾自走到板车前,敲了敲他一眼看中的那个瓜,听到叩叩的声响后,勾唇一笑,对瓜贩子道:“这瓜怎么卖?”




瓜贩子道:“可以切开卖,五文一斤,十文三斤。”




魏无羡心道这个价怎么有点似曾相识,眉毛微微一抽,又若无其事地负起手,露出礼貌的微笑:“那请帮我称一称这个瓜吧。”




紧接着蓝景仪和金凌便双双目睹一场砍价大戏,惊得目瞪口呆。




魏无羡道:“你这瓜,瓜皮太厚,便宜点。”




瓜贩子道:“你没切开,怎知道瓜皮厚?”




魏无羡微微一笑:“听声音。要不打个赌,要是切开来看干货不足,这瓜你白送?”




瓜贩子翻了个白眼,抱起那个瓜一称:“八斤,算你二十四文,拿走拿走!”




魏无羡便在蓝景仪和金凌“太不要脸了”的复杂目光中美滋滋地掏出鼓鼓囊囊的钱袋。金凌一看那绣着花纹的香囊袋,皱了皱眉,冷哼道:“你怎么还用这种姑娘家用的东西?”




“……”魏无羡似笑非笑地扫他一眼,冷不丁冒出一句:“这是含光君的钱袋。”




金凌:“……”他抽了抽嘴角,选择闭嘴。




蓝景仪大惊失色:“你怎么还用含光君的钱……不是,你用含光君的钱怎么还这么小家子气?人家大叔卖个瓜也不容易啊!”




魏无羡付了钱,抱着瓜转过头,得意洋洋道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这叫节俭持家,懂吗?”




两个少年同时陷入沉默,向魏无羡投去的目光皆是满满的无语。偏偏魏无羡还意犹未尽,忽地又想起什么陈年旧事,噗呲一笑,把两个少年拉到一边低声道:“说起来,我想起当年我也是这么跟人砍价的时候,刚好碰上了含光君,有件趣事跟你们说说。”




两人均半信半疑地竖起耳朵,唯恐又被他的胡说八道欺骗感情。




“……当时我带了个别人家的小孩,大概还不到那边那辆板车高吧。当时我忙着砍价把他弄丢了……你们这样看着我作甚,我又不是故意的!总之后来找到的时候……你们猜怎么着?他正抱着含光君大腿喊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金凌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一下,似是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,忍不住要笑又不想让自己笑出来,于是憋出一个十分扭曲的表情。蓝景仪倒是憋了一会儿没憋住,遂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,忍不住凑近魏无羡,边笑边问谁啊这么大胆哈哈哈哈。




话音刚落蓝景仪便噤了声,低头作乖巧状:“含光君。”




魏无羡笑意未散,闻言抬眼望去。蓝忘机正站在前方不远处,长身玉立,八风不动,淡淡地瞥了过来,直直落入他眼中。于是他的笑意又深了几分,兴高采烈得跟小苹果见着圆脸姑娘而撒欢似地喊了声蓝湛,便快步走了过去。




正好跟着蓝忘机过来的蓝思追迎面走来,笑着出声喊道:“魏前辈!”




魏无羡拍了拍他的肩,他颔首示礼,而后便继续朝两个少年的方向走去。




跟金凌打了声招呼,蓝思追便将目光转向蓝景仪:“大伙还说你出去买瓜怎么买了这么久,原来是遇到魏前辈了。”




蓝景仪吐了吐舌头:“是吧!他说要教我们挑瓜,也不知道说的是真话还是胡说八道。”




蓝思追道你也早该习惯啦我们还是先买瓜吧,别让大家等急了。两人转头一看,金凌正神色复杂地直视前方,在他目光的尽头,魏无羡抱着个瓜拽着蓝忘机喋喋不休,而蓝忘机也任由他拽着衣袖,眼底是……很浅而又很明显的柔和。




他们并肩离开,亦没有回头跟少年们说些什么,就像是在大街上很普通地与他人偶遇了一般,擦肩而过后就只留下一个背影。




蓝思追开口将金凌的注意力拉了回来:“我们也走吧,难得有机会见面,得快点跟大家会合。”




金凌慢慢将目光收回来,点了点头,也似乎不再纠结要不要找那两人说话了——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无端端想说说话而已。蓝思追已将目光转向一旁的蓝景仪——他已经迅速挑好了瓜并跟瓜贩子开始了大杀特杀,看上去颇得老祖真传。




其实还有些想说的话,蓝思追没有说出来。他想说,离合聚散皆有时,不管是我们还是前辈们,都有自己的事要做,不可能总是同路……但我们总会再见。




不知怎地,他觉得这些话不需要说出口。金凌,景仪……还有与他们一同的其他少年,都应当是懂得这个道理的。




金凌也似乎开始了又一轮思索。忽地,他似乎想起什么,憋了一会儿,大声朝蓝思追和蓝景仪道:“话说你们知不知道,魏无……魏前辈说的那个抱着含光君大腿喊爹的小孩是谁?”




碰的一下,蓝思追忽然平地一摔。








魏无羡抱着瓜悠哉悠哉地坐在小苹果背上,咂了咂嘴,道:“含光君,借你避尘一用。”




蓝忘机闻言,回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瞥他,又瞥了一眼他抱在怀里的瓜。




魏无羡嘻嘻笑道:“不愧是我的二哥哥,一下子就猜出来我要切瓜了。”




蓝忘机:“……”




片刻后,魏无羡不再抱着那个圆滚滚的西瓜,而是捧着一块瓜坐在驴背上啃,嘴上甜滋滋,心里美滋滋,想着自己吃着瓜喝着美酒,还有个神仙似的含光君给自己牵驴,当真生出几分江湖快意来。




蓝忘机牵着驴稳步前行,眼前忽地出现一块瓜,循着那只手望去,魏无羡正啃着另一块瓜,含含糊糊地道:“我挑的,你尝尝,保准甜!”




蓝忘机静静地看着他,并没有伸手去接那块瓜。魏无羡便故作严肃地清了清嗓子:“不信?好吧,要是甜,那就让我亲你一口,要是不甜……那就你亲我一口!”




蓝忘机便微微低头,在递过来的那块瓜上小小地咬了一口,然后作出客观的评价:“甜。”




魏无羡大笑着,丢开手里被啃得差不多的瓜,勾勾手指把人叫过来搂着啃了个够。




正是夏日的午后,山林中的葱茏树木阻隔了大部分的日光,地上撒着斑驳的光斑,风一吹,整一片明明暗暗的光影都跟着摇摇晃晃,叫人眼皮都跟着变得沉重,连耳边聒噪的蝉嘶与鸟鸣都显得格外困乏。




魏无羡坐在驴背上晃晃悠悠,神思恍惚,禁不住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地开口:“话说回来,我记得当年在你们家求学的时候,我们几个还偷偷下山买过西瓜吃——那时候我还想偷偷拿一块给你来着,可是你太可怕啦,整个人往那一杵,我们吱都不敢吱一声……”




蓝忘机眉心一跳,脸上写满了不信:“你怕过?”




魏无羡道:“当然怕了,怕你不理我呀。”




顿了顿,他又道:“差点忘了,那会儿我不是给过你枇杷,你都不要,我哪知道给你一块瓜你会不会理我……说实话,当年那个枇杷,你是不是其实心里很想要?”




一抹嫣红悄悄爬上蓝忘机的耳根,他抿紧了嘴,低声道:“……嗯。”




“不过也没事,现在我手里要是有吃的肯定会分你……要不我们现在就回去再买一个瓜,一人一半捧着吃?哈哈哈哈你什么表情,这样才吃得快活嘛。以前我在莲花坞的时候,每到三伏天,最热的时候,我跟几个师弟每天没事就瘫在地上晒咸鱼,师姐会端一盘切好的西瓜过来,然后我们几个立刻咸鱼翻身跳起来抢……后来江叔叔干脆说让我们一人捧一个瓜各吃各的了……”




讲起这些事时,魏无羡似乎就陷入了对过往的怀念中,仿佛这夏日午后的明媚阳光也勾起了他心里最明亮的那些回忆,一段又一段的令人忍俊不禁的往事历历在目。蓝忘机偏过头静静看着那人脸上柔和的神色,一言不发地听着那人念叨,嘴角也不自觉噏起一抹笑意。




魏无羡伸了个懒腰,又打了个哈欠,喃喃道:“我又想起来了……当年江叔叔把我从大街上领回江家时,好像就是给了我一块瓜,然后我就跟着走了……哎,什么,我原来这么好骗吗?早知道……当初见到我的时候,你就该给我一块瓜把我骗回你家去……”




听出了他话语中愈来愈明显的倦意,蓝忘机摇了摇头,令小苹果停下了步伐。魏无羡已经趴到驴背上,拽了拽蓝忘机的衣袖:“啊,蓝湛,我困了。”




蓝忘机道:“下来休息。”




魏无羡又打了个哈欠,闭着眼嘟嘟囔囔道:“不了,我就这样眯一会儿,你继续走……到了叫我。”




蓝忘机顿了一下,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的头,柔声道:“在这里你如何能睡。”




“在这里怎么就不能睡?”魏无羡眼皮都懒得抬,吐出的话像黏糊糊的棉花糖,“只要有含光君在侧,到哪不能睡……你快别跟我说话了,你一说话我就想接,我好困,让我睡……”




他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,到最后便只余呼吸时平缓的气息声。小苹果看上去不堪重负,要趁其不备把人颠下去。蓝忘机瞥了它一眼,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,伸手小心翼翼地把人抱了起来。




魏无羡张了张嘴,似是梦呓:“……蓝湛,下次买个大西瓜,跟思追他们一起分呗……哦,以后我们归隐了,可不可以种瓜啊……”




蓝忘机挑中了一旁树荫下的一片阴凉地,正要走过去,听见魏无羡的嘀咕,下意识“嗯”了一声,嗯完觉得还不够,又认真地道:“好。”




魏无羡迷迷糊糊地道:“……你怎么又跟我说话了……不是说到了叫我吗……”




于是蓝忘机没再说话,只是靠着树干缓缓坐下,小心翼翼地让他枕在自己腿上,末了又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额头,撩开他额前的碎发,神色柔和,似是找到了什么小小的乐趣。




抬眼望去,金色的日光与青绿的枝叶相映成趣,一路树影婆娑,绵延的山路衔接着远方的万重青山。






路还很长,什么时候起程都不为晚。






-没了-



评论

热度(1011)

  1. 糖话盐酥森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淅晰析汐森罗 转载了此文字